漆氏袖君

你的一呼一吸之间升起又坠落了星辰。

她于流淌着星光的虚无中苏醒。
像是她无数次在梦中经历过的那样,濒死的一刻终于降临,却依然迟迟不能去往一个落定的结局。她在那近乎永恒的混沌中期待着最后一道雷霆,那雷光到来之前她望向英灵殿宏伟的大门,既无生者也无亡灵,唯女武神与其良驹催促她踏上最后的旅途。仙宫已然陨落,而她已经兑现了为此战至瓦尔哈拉的誓言。但,这不是终结,她隐隐觉得,她还有愿望尚未达成。
在那最后一战之时,她奋力给予曼高戈最后一击,那头逼迫自己再次举起神锤妙尔尼尔的凶兽大声嘶吼,与仙宫一同坠入太阳的烈焰中。她阖眼,妙尔尼尔从手中脱落,于是雷霆的神威从血液里抽空,那疼痛的种子便伺机在躯体深处更加迅速地扎根生长,从皮肉至脏腑,在神经上蔓延而后逐渐绞紧。
“你应当拒绝妙尔尼尔的召唤。”不止一个人对她这样讲。
那不可能,她在心里这样想。
“你要做最好的雷神,不代表你就要做最差的医生和更差的病人。”斯特兰奇说。
“我的确不是什么好的榜样,还好像我这样的人不多。”
“你为何要谋杀你自己?”索里问。
“倘若这是讲述我死亡的篇章,”她答,“那我一定不会是不战而亡。”

评论
©漆氏袖君 | Powered by LOFTER